不久之后,那位研究生的最终处理结果公布:本人开除学籍,导师由教授降为副教授。在供给端上,郗培植认为,市场上大量向高校群体频繁投送广告的代写团队,也为这种论文代写乱象提供了温床。新闻报道出来的毕竟是少数,而且多数骗取金额较高,这些论文�… Read More